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

吳清源棋談(15)

六小時
 
之前,吳先生說過他主要是研究自己的棋,並且反省自己的缺點.
 
[您所謂自己的缺點,是怎樣的點呢?]我在另外一天的訪談中,又問了這個問題.
 
[沒錯,與其說是尋找缺點,有更多的情況是在試著找有沒有更好的下法或是想看看下在別處會不會更好.倒是不太會去想自己是怎樣的棋風.]
 
所以吳先生的回答就是研究每一手每一手的善惡,一局棋中的各處有怎樣的手段,或看看有怎樣的變化.
 
但 是在每一手每一手間或各處的手段中,應該還是會有吳先生自己的特色才對,而這些特色就是吳先生的棋風。所以吳先生在研究時,其實還是會顯示出自己的棋風, 只不過他自己不太在意自己的棋風,才會這樣說。而且不只是棋藝,所有的藝術中,也都有喜歡談論自己的風格與不談論自己風格的人。喜歡談論自己風格的人,也 不能說是個性強烈,或說是一種明顯的缺點。但無論如何,想要了解吳先生棋風的話,也許去問問其他棋士的評論會比較快。
 
然而,需要特別指出的一點,就是吳先生的棋下的很快。下的快可能要靠天份、也可能是靠努力,但吳先生恐怕是兩者兼而有之。先不論下的快算不算棋風的一種,吳先生自己倒是談到了下得這樣快的重要意見。
 
[我也不是要下的非常非常快,只是希望能達到一局棋在一天之內下完的理想。]
 
[那您所謂的一天,大概是多少小時呢?]
 
[如 果六個小時就能下完,這樣是不是很棒呢?假設一個人的時限是六小時,兩個人合起來就是十二小時。這樣從早上九點開始下,中間經過兩次用餐休息,再加上一次 短暫的休息時間,大概到晚上十一點左右就可以下完了。即便再怎麼延長,到了午夜十二點也會結束吧。這就是我思考過的六小時時限之理想。這絕不是因為下快, 或說是時限縮短會對我有利的關係。我想恐怕還是有人會認為這是為了我自己的方便,才說出的言論,但其實不是如此。其實對我來說,我並不知道時限變長或短到 底是有利或不利。甚至,對任何人來說,是否想的越久就會下的越好,恐怕都是個疑問。我猜之所以要花這麼多時間去想,不知是不是因為習慣成自然的關係?不花 長時間去思考,就沒辦法下出好棋的想法,我是可以理解。就像我也不希望馬上被迫改變自己思考的速度一樣。但我的願望是:下棋能成為講究公平性的競技、圍棋 能推廣到外國去、以及重視棋士的健康。]
 
最後這三點,大約就是吳先生主張縮短時限的主要理由。
 
[棋 士的生命,不是短短的一局就結束了。像宮本武藏與佐佐木小次郎在巖流島的對決,就是打完其中一方就會失去性命的一次性決鬥。要是這樣的一次性決鬥,則拼了 命也是應該的。但圍棋並不是這樣的決鬥,而是結束一次的競技後,還會有下一次的競技,只要這樣持續的競技下去,就會下出更好更美的棋。]

吳清源棋談系列文章: